您的位置:首页 >股市杂谈 >

[景·深]深圳,站在未来这一边

2020-08-26 09:44:20来源:全景财经

2002年11月16日。没有微信,没有iPhone。

马化腾略带腼腆地坐在华强北赛格科技园的格子间里,任正非正盘算着是不是要把华为卖给摩托罗拉……这是看似平凡的一天,和历史上无数个瞬间一样。

1

当年是中国加入WTO后的第一年,深圳的制造业正蓬勃发展。

假设你站在今天深圳地标——平安金融中心的顶楼往四周望去,2002年末的景象应该是这样的:

东边能轻易地看到地王大厦和赛格大厦两幢突出的高楼,连接二者的是一条宽敞的深南路;笔架山和中心公园是一道绿轴,但其间分明会点缀着一些逼仄的临时建筑。西边则相对空旷,能看到深圳湾的水波粼粼,甚至看到赤湾妈湾港的集装箱堆场。南北两侧、乃至脚下,绿化带簇拥着大量的工棚和工地;当然,还有握手楼和城中村……

彼时距离中国平安拍下建设平安金融中心的这块土地还要再等上5年,平安保险已经在上海宣布了要建设平安金融大厦并“定居”陆家嘴的消息。

同一年,类似的讯息还有许多。譬如中信证券总部要迁至北京、招商银行打算迁址上海;不仅如此,连中兴华为都打算与深圳“就此别过”。

这一切,都令一位身在深圳从事金融证券研究、并喜欢泡互联网论坛的 28 岁年轻人感到焦虑。金融资本外迁,人才外流,企业重心向长三角转移……这一系列问题,被他化名“我为伊狂”写成了万言书——《深圳,你被谁抛弃》,提交在人民网“强国论坛”上。

那是个没有移动互联网的年代,但并不妨碍这一话题引起了全国百万网友的“口水战”。

2

光阴荏苒。

2017年,总高达592.5米的平安金融中心大厦竣工。今天,这里距离东边的中信证券大厦步行不足400米路程;离西边的招商银行大厦略远一些,但车程也不会超过15分钟——显然,作为中国金融行业的代表性企业,无论是平安、招行还是中信,他们都没有“抛弃”深圳。

这一刻,我们再难找到那位曾经焦虑的“我为伊狂”。不过,他的焦虑是可以理解的。

历史上,深圳一度是资本市场改革创新的先行者;然而,这一地位很快被上海超越。2002年,正是深圳资本市场死水微澜的阶段,每一位本地金融工作者对于金融中心城市的期盼似乎镜花水月般不可及——2000年9月,深交所停止发行新股。

回过头去看,深市主板停发新股好似在一瞬间冰封了资本的流动,这是让深圳人极为痛苦的。毕竟,这是一座“敢为天下先”的城市,金融领域更是创下了诸多“第一”。

1987年,中国内地第一家企业自办的股份制商业银行“招商银行”在深圳挂牌。次年,第一家股份制保险企业“平安保险”在蛇口成立。1990年12月1日深圳证券交易所试营业,又创造了一个“第一”……在深南路老深圳博物馆前,有一座名为“闯”的雕塑。表现的是一方坚固无比的框框,正在被一位健硕的肌肉猛男推至裂开。

要从条条框框的束缚中突围而出是万分艰难的,尤其是在金融资本领域。深圳的“试验田”刚刚有所收成,便遭遇“倒春寒”——不仅影响了产业资本的集聚,也深深地刺痛了包括“我为伊狂”在内的所有深圳开拓者。

3

幸在,深圳没有放弃。

2004年5月,证监会同意深交所设中小板。6月,深市恢复发行新股:8只新股在中小板上市,时称中国股市“新八股”。2009年3月,证监会正式发布《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管理暂行办法》。是年10月30日,中国创业板在深圳正式鸣锣……

2020年6月12日深夜。中国证监会发布了《创业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管理办法(试行)》、《创业板上市公司证券发行注册管理办法(试行)》、《创业板上市公司持续监管办法(试行)》、《证券发行上市保荐业务管理办法》等相关制度规则,自公布之日起施行。2020年恰好是中国资本市场创设30周年,亦是深圳经济特区成立40周年。

8月24日晨,创业板注册制首批企业集体上市仪式在深交所上市仪式大厅举行,广东省委书记李希和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共同敲响了上市钟声——创业板注册制正式落地,被深圳视作一份特别的“礼物”。

为什么这么说?

创业板是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发生之后推出的,它的诞生,意味着中国对于资本市场的认识发生了重大转变:资本市场酿成了那场危机,但它也是解决危机的最佳方案。解铃还须系铃人,资本市场必须发挥其筹资功能,带领人们走出金融风暴。

创业板,顾名思义,就是要鼓励“创业”;用资本市场的财富效应来刺激创业创新的蓬勃发展。交易大厅的钟声一响,数十倍、上百倍的市盈率就能将财富带到创业家的面前。创富效应也激励着更多的人才、资金和技术向着创新领域汇聚,创业创造就业,也在推动着创新,进而推动整个国家的新兴产业向前不断发展。

从这一角度观察,创业板诞生到壮大的十年,正是深圳产业转型升级成效最为显著的十年。

4

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导致随后两年深圳经济增速从年均25%急跌至个位数。但深圳在经济形势复杂严峻的背景下积极谋划,高水平规划、高起点布局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先后出台实施生物、互联网、新能源、新材料、文化创意、新一代信息技术、节能环保等若干战略性新兴产业振兴发展规划和政策。十年磨一剑,深圳成功地“腾笼换鸟”,从工业制造产业链的最低端,走到了数字革命时代的最前端,并且继续推动跨界与组合式创新的爆发式增长。

5月12日,“2020新财富500富人榜”正式张榜。按城市划分,深圳上榜57人,独揽广东省半壁江山,仅次于北京(83人)、上海(64人)位列第三,成为全国富豪最集中的城市之一。

尤为突出的,是这份榜单彰显出深圳的产业发展活力:57人中地产相关者仅11人,而 TMT 行业上榜者达18人。两相比较,城市产业结构的张力与潜力不言而喻。其中,我们看到了一大批创业板上市企业掌门人的身影,华大基因、迈瑞医疗、康泰生物……创业创新、科技引领,深圳的产业政策环境优渥,激发了企业家创富潮。目前,创业板上市企业800余家,深圳便贡献了近百家,占比近12%。

若说占据创业板上市公司总量超一成的深圳企业是“金字塔尖”,那么,在此之下是一个庞大的新兴产业基数。据统计,至2019年末,深圳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达到1.7万家,位居全国第二(仅次于北京)。

更令深圳人欣喜的是,全市全年研发经费占当年度GDP的比例超过4.6%,这一水平甚至比以色列和韩国等国家还高,全国范围内仅次于北京。不过,与北京显著不同的是,它的研发多集中在高校,而深圳有90%的研发经费、人员、机构和专业都集中在民间、集中在企业。

皆因如此,深圳才得以加速实现经济发展新旧动能的转换,为自己赢得了“中国硅谷”的美誉。

5

硅谷,是个舶来词,《深圳,你被谁抛弃》一文风行时,它还是深圳人仰望艳羡的所在。

此时此刻,腾讯已经成为了全球互联网企业的翘楚,足以与任何一家美国同行掰手腕;而华为则在5G领域领跑世界,正在谈判桌上和美国霸权掰手腕。18年过去,深圳“智造”与金融资本市场的创新发展交相辉映。这些历史告诉我们:未来,仍将站在深圳这一边。

底气从何而来?先看这组数据:2020年6月末,深圳市商事登记主体已经达到341万家,企业户占214万家。这意味着平均每4个深圳人就拥有1个商事主体,创业密度高居全国首位。

为啥大家都盼着创业板搞注册制呢?道理恰在于此——受制于审核制度等方面的原因,创业板开板10余年来一共才上了800多家公司,有点少,甚至都装不下深圳一城汹涌的创业大潮。无论是腾讯、华为,还是迈瑞、华大,当前的代表性新经济企业无一不是从小到大、由弱至强的,深圳给予了它们茁壮成长的土壤。

这绝不是一句空谈!

今天,许多上市公司的职员都还记得一位在深圳市中小企业服务局上市融资处工作的博士。为什么?因为他的手——由于他长期负责为企业编制、开具各类证明文件,平均一天可达200份,需要不断地为这些文件盖章,当时又没有电子章,全靠手盖,久而久之,他的手总是不由自主地攥成“盖章”的姿势。

没错,这就是深圳为中小企业所做的实事,也正是这一件件看似不起眼的实事,培植出了如今的创业创新高地。数据显示,在深圳注册的企业中,中小企业占比达99.6%。前文提及过,深圳的高新技术企业超1.7万家;其中,中小企业占比又超过80%。2019全年,全市增加了2700家高新技术企业,绝大部分为中小企业。更为难能可贵的是,这些企业中有60%拥有中国驰名商标,有70%正生产中国名牌产品,有超80%的创新载体,有90%属于国家知识产权优势企业。

中小企业蓬勃发展成就了城市的创新活力。近十年来,深圳涌现大量细分行业、细分领域的领军企业——全市不完全统计达到12000多家。2019 年,中小企业向深圳贡献了13000多亿元GDP,占全市总额的49.1%。其性质以民营为主,占比达9成;其结构亦日趋合理,2019年新增的中小企业,80%集中在高端服务业,成长性极佳。

6

2020年6月10日,中天精装登陆中小板,深圳A股上市公司数量(注册地在深圳,下同)达到308家,赶超上海,跃升至全国第二位。

当下,深圳有百余家海外上市企业,300余家A股上市企业,总市值远超10万亿,仅次于北京位列全国第二。但是,其中民营企业的市值总额高居全国第一。

任何时候,都尊重创业者,是深圳民营经济蓬勃发展的先决条件。

哪怕你的原始积累是从铁皮屋里的架子床上开始。无论你来自何方,无论你学历如何,无论你家世背景怎样,英雄莫问出处、识英雄重英雄是深圳的城市秉性。不是猛龙不过江,在深圳的语境里,永远不会把苦干、实干、拼命干作为贬义取笑,永远都会用“拓荒牛”来尊称那些不懈奋斗着的人。

1989年,26岁的张思民辞去令人羡慕的工作,拿出仅有的3000元积蓄在蛇口成立了公司。海王药业,就是从手提钉锤到海边向渔民收购牡蛎起家的。经历多次失败后,第一批牡蛎产品终于研制成功,第一年销售额便突破千万元。如今,海王药业早已从一个小药厂成长为中国医药行业的知名上市公司。

1992年,29岁的张佩珂也辞去了高校的教职,揣着350元“巨款”南下深圳。先是在同学的宿舍里蹭住,再是满大街找工作,而后去了一家外资工厂当工程师。到2001年时,他创办了自己的电路板厂。为了企业发展,他串门要过债,出国伸过冤,跟家族亲戚“翻过脸”,最终将一家小小的电路板厂做成了创业板上市公司明阳电路。

从零开始,造就传奇。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传奇的魅力是无穷的,正因为这些奋斗“教科书”的存在,深圳的诱惑力才能如此之强大,如同磁石一般吸引着每一个怀揣梦想的人。

一无所有的境地的确叫人苦闷,但由零而始的起点却能融冰化水,从而甩掉种种负担,让大家真的可以“甩开膀子干!”作为城市,深圳的起点也是一个“0”。因此,深圳人最能体味创业路上的艰辛。

如今,逐步发展起来的深圳已经在尽力支持那些有志于创造奇迹的人,特别是在新冠疫情的严重冲击和某些国家逆全球化霸权主义的肆虐之下,这种坚定的支持显得格外珍贵。

疫情发生之初,深圳便出台了关于支持企业复产复工的若干措施,简称叫惠企16条。其中最突出的一条就是在对所有企业2月至4月新增贷款部分给予贴息。市政府专门拿出20亿元贷款贴息,惠及20万中小企业,将其平均贷款成本降至3%。这是普惠政策,由于是新增贷款贴息,这一举措激发了银行新增贷款约2000亿元,效果非常明显。同时,通过政府主导的纾困基金、平稳发展基金,深圳市利用各种手段综合纾缓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帮助企业走出疫情影响、应对国际市场动荡。

要更深入地了解企业需求还能怎么做?通过微信的“i 深圳”小程序,深圳市有关部门专门设立了“深 i 企”企业诉求平台。据统计,开通以后,平台涌入了25.9万条企业诉求,目前办结率达到96%。不夸张的说,“深 i 企”正在成为新一代深圳创业企业从零开始、造就传奇的引路人。

7

善待每一次的从零开始,是深圳的城市气度。所以,当“前海”的蓝图在一片滩涂上开始勾勒时,深圳人开始了更加伟大的梦想。前海,不仅有着美轮美奂的世界级城市规划,更是我国金融业对外开放试验示范窗口、跨境人民币业务创新试验区。

这是个名副其实的弹丸之地,但正是这28平方公里的土地,短短10年中产出了过去深圳经济特区近400平方公里地域版图20年的经济总量。更令人瞠目的,是前海金融创新所迸发出的巨大力量。

2019年,前海金融业的增加值超过1300亿元,税收达到238.3亿元。前海蛇口自贸片区持牌金融机构243家。

2012年,国务院批复支持前海开发开放22条政策,赋予前海“建设我国金融业对外开放试验示范窗口”和“构建跨境人民币业务创新试验区”重大使命。几年来,前海大力推动金融改革创新,构建起以跨境双向人民币贷款、跨境双向发债、跨境双向本外币资金池、跨境双向股权投资、跨境资产转让、跨境金融基础设施等“六个跨境”为特色的金融开放体系,成为我国最大的新型金融机构集聚地和最重要的跨境金融中心之一。

从2016年起,每年前海都会发布优秀金融创新案例。在深港合作和跨境业务创新方面,实现了行业首例境外移动支付在境内使用WeChat Pay HK(微信香港钱包)。在服务中小微企业方面前海微众银行率先上线全国首个全线上、纯信用的小微企业智能贷款产品“微业贷”……一批又一批“从零开始”的金融创新产品脱胎于改革实践、诞生于前海摇篮。而这一系列金融创新的先进经验,形成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改革创新成果,在全市、全省乃至全国范围内进行复制推广。

毋庸置疑,深圳享受过改革开放的政策红利。18年前引起轩然大波的《深圳,你被谁抛弃》,正是深圳人自己对“红利”是否已经终结的反思。

18年过去了,我们欣慰地发现红利依旧——或者换句话说,深圳已然自我进化到了“复利”阶段。创造性地发展着自己,创造性地融入未来的世界。

前海的实践便是“深圳复利”一个注脚,它正在成为国家全面改革创新的试验平台,成为高水平对外开放的门户枢纽,是未来产业变革重要的策源地和世界级湾区国际化城市新中心,从产业城区转向城市中心,转向国际化城市新中心,再转向世界级独一无二的城市新中心。

深圳,是一座永远都处于“过程”之中的城市,它的追求从来只有起点、没有终点。成功对于深圳来说永远只是一个又一个的阶段,不断地发展前进才是它骨子里的个性。城市如此,生活在这里的人也是如此。

相信深圳,未来站在它这一边。